kuaimao

  kuaimao陆子寒看着那高大的男人抱着女人走进去的画面,一双黑眸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。

  天渐渐暗了。

  吃晚饭的时候莫心念收到了陆子寒的短信,简单的两个字,【出来。】

  她只不过扫了一眼就删了,索然无味的喝了几口汤,抬头问在客厅内整理文件的黑衣人,“小黑叔叔,大门口还有人吗?”

  黑衣人点头道,“陆先生还站在那里。”

  莫心念蹙眉,但也没说什么,继续喝汤。

  但她其实根本吃不下。

  偌大的餐桌上只有她一个人在吃饭,太过空荡荡的环境让她连吞咽都觉得异常不适。

  九点多的时候,天下起了毛毛细雨。

  莫北焱在旧金山还没回来,陈安跟慕橙菲去医院看小七,莫心念顺着奢华红木的台阶上楼,看到莫南爵跟童染的主卧门半掩着。

  她轻步走过去。

  门只露出一条缝,透过走廊的光线可以看见里面没开灯,昏暗暗一片,高大俊美的男人孤身一人站那,手里拿着一张类似于照片的东西。

   清纯牛仔背带女孩小黄人游乐园写真图片

  莫曜辰站在桌前,一手捏着照片,他深深的低着头,喉间发出类似哽咽的滚动声。

  莫心念刚想走进去,就看见他……抬手擦了下眼睛。

  他在哭。

  没有声音,但他的举动确实是在哭。

  以前小时候莫曜辰爱哭爱闹是个捣蛋鬼,但自从懂事起,莫心念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哭了。

 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,眼眶渐渐发红,而后静默无声的走开。

  一直到她洗澡准备睡觉了,都没有见莫曜辰出来,她想,他可能会在二叔二婶房间待一晚上。

  在其他任何地方他都不能哭,因为他不仅仅是一国总统,为人父为人夫,他更是莫家长子,下有弟妹,他必须做个坚强的榜样,可以悲伤,但不能过多的展露悲伤。

  只是父母双亡,又岂能用悲伤二字来概括。

  …………

  夜深,狂风暴雨。

  莫心念本就睡得浅,几次被风声吵醒,她摸过手机,看见上面显示时间凌晨3:35。

  她下床去喝水,路过床边侧首看了眼,竟然看见中景濠庭大口的路灯边,似乎还站着一个人。

  她微微一愣,有些难以置信的走过去仔细看。

  确实是有个人,虽然看不清楚脸,但一身黑色衣裤站在那的人除了陆子寒还能有谁。

  他竟然还没走?

  外面雨下的这么大,他是想被雷劈中然后赖到她身上?!

  莫心念立即拿过手机打电话给他,才响了一声就被摁掉了,紧接着又是他的短信,一尘不变的两个字:【出来。】

  “……”

  她又打了几个,在他仍旧按掉的情况下,她披上长长的毛衣外衫,拿了伞走出去。

  其实打伞已经是徒劳,才走出来下半身就已经湿了,莫心念走出大门,来到路灯下站着的,已经浑身湿透的男人面前。

  “你还站在这干什么,随时会打雷你是智障吗?”莫心念举着伞,冷风吹的瑟瑟发抖,她语气很冷淡,“你快回去吧,我也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  陆子寒一身早已被雨水浸湿,冰冷的水珠裹住了他的身体,他俊脸苍白,微微眯着眼睛,从她一出现就盯着她看,闻言薄唇张合,“你现在把你最喜欢的那条裙子拿出来给我,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