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争看着面前的陈无诺,仿佛看到的是一个陌生人。他以为自己对陈无诺已经很了解了,对这个人的凶厉狠毒都看的很透彻。然而这一刻安争才知道,原来很多时候,人用畜生形容一个人并不过分,因为人在这些时候连畜生都不如。

安争猜到了陈无诺想要做什么,陈无诺的脸色变得黯然下来。

“你果然是我命里的克星。”

陈无诺抬起头看向天穹:“但我相信,你一定会死我在的儿子手里。”

安争一脚踹过去,正中陈无诺的脸。那张曾经让大羲无数女子神魂颠倒的脸立刻就变得扭曲起来,嘴角被踹的裂开了,鼻子塌陷了,血糊糊的脸再也看不出来有一丁点的潇洒威严。

“在你看来女人到底是什么?”

安争又一脚将陈无诺踹翻在地。

陈无诺艰难的爬起来,抬起手抹去嘴角的血迹:“女人算什么?在我眼里哪里还有什么男女之分。男人和女人我只分成两种,一种是能为我所用,一种是不能。”

“包括你的妻子你的儿子?”

安争再一脚。

陈无诺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,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当然也不会示弱。他再次坐直了身子,让自己看起来勉强保持着那么一点点应有的风度。

“当然包括。”

韩系热裤美眉荷叶下卖萌

陈无诺道:“难道你还觉得自己可以靠拳打脚踢改变……朕?”

朕!

安争的眼睛都红了,那一刻眼睛里的火焰好像能燃烧出来一样。

“朕你-妈!”

安争将陈无诺按在地上,两个拳头带着紫色的电流一拳一拳的轰击在陈无诺的头上。陈无诺一开始还能勉强避让一下,可是没多久就一动不动了。片刻之后,脑壳就被安争打的稀碎。正如陈无诺自己所说,他没有料到自己会这样死去。就算是安争后来在这个时代风光无限,他都没有真的把安争放在眼里。

可能在大羲时代他一直都是帝王而安争是他的臣,所以他根骨里有一种对安争的蔑视。

当安争停下来的时候,他的拳头都打破了。手上的血液已经分不清楚是他自己的还是陈无诺的,地上的尸体残缺不全,积累的怒火和仇恨在这一刻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,宣泄的淋漓尽致。

安争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,回想起来之前陈无诺的话依然让安争毛骨悚然。一个心有多阴暗狠毒的人,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。他宁愿牺牲自己的妻子,也要在自己儿子的心里种下化不开的仇恨。

安争在陈无诺的尸体旁边坐了很久很久,久到连时间都忽略了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,又或者是什么都没有想,脑子里空荡荡的。对于安争来说,杀了陈无诺是一种了结也是一种解脱。陈无诺的死,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彻底终结。大羲那辉煌的时代,再也回不去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少白杜瘦瘦和猴子他们三个终于找到了安争。安争和陈无诺的决战打的太久太远,他们三个一路追着那被破坏的地方找过来。

杜瘦瘦看到了地上陈无诺的尸体,只是看了一眼就快步走到安争身边,蹲下来拍了拍安争的肩膀:“是不是受伤了?”

安争摇了摇头:“只是有些累。”

杜瘦瘦表情放松下来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挨着安争坐下来后说道:“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,但是从你表情来看似乎杀了他你一点都没有觉得开心。这个人和你之间的恩恩怨怨,总算是有一个了结。无论如何,都不是一件坏事,不是吗。”

安争:“你要是接下去说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,我就揍你。”

杜瘦瘦笑起来:“我又不是紫萝,不知道他说的这个梗有什么好笑的。”

陈少白站在那看着陈无诺的尸体,良久没有动静。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安争他们才反应过来,对于陈少白来说陈无诺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敌人,普普通通的路人……陈无诺,是他伯伯。他的父亲陈逍遥是陈无诺的弟弟,那个曾经在陈无诺孤单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时候,伸手去拉他的小男孩。

安争看到了那段过往,当时却来不及去深思。有些时候,很多事都已经注定。陈逍遥的性格注定了他是一个和陈无诺截然不同的人,他活的更轻松写意。

“呼。”

陈少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特别特别沉重。然后他转身走向不远处,在那边挖了一个坑:“总得埋了他……毕竟,他是我爹的哥哥。”

杜瘦瘦扶着安争站起来,几个人动手挖出来一个还算像样的土坑,很方正,很深,当然再怎么好也达不到帝王陵寝的规格。那只是一个土坑,寻常百姓死了之后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土坑安身。

“你说,为什么我会觉得有点难受?”

陈少白将陈无诺的尸体搬起来放进土坑里,然后谢绝了杜瘦瘦他们,一个人动手掩埋。

杜瘦瘦挠了挠头发:“毕竟有血缘关系。”

“这种关系真的会影响人吗?”

陈少白一边埋土一边自言自语似的说道:“按理说,我和他一共也没有见过几次,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是被他追杀?他曾经还要杀死我爹,不止一次……如果不是我爹命大的话,可能连我都没有。我应该十足的恨他才对,他死了我应该开怀大笑才对,可是刚才看到他的时候,一点儿都不开心。”

陈少白将土坟堆好,问安争:“有没有酒?”

安争从空间法器里取了一壶酒递给陈少白,陈少白自己喝了一口,然后把剩下的酒都洒在坟前:“酒可不是什么好酒,比不上你当初大羲皇庭里的琼浆玉酿。我是你的侄子,也不算没人给你送终了,你也安心的去投胎吧。我总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说点好的,哪怕你我之间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感情。想来想去,只有三个字最适合……死的好。”

他拍了拍土坟:“死了,对你对别人都好。”

陈少白看向安争:“陈家的人,是一种连世界再大都装不下他们野心的人。可是到最后,一个土坟就全都装下了。”

杜瘦瘦紧张的看着陈少白:“你没事吧。”

陈少白耸了耸肩膀:“一壶酒,送了他,两不相欠。”

他扶着土坟站起来,伸手拉了安争一下。安争站起来后,陈少白忽然在安争的胸膛上拍了一下:“总得意思一下……你杀的可是我伯伯。”

安争嘴角勾了勾:“意思两下也行。”

陈少白笑起来,揽着安争的肩膀往回走:“以后骂我的时候千万别骂操-你-大爷了。”

杜瘦瘦问:“为啥呢?”

“我怕他托梦给你。”

陈少白瞪了杜瘦瘦一眼,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安争说道:“你和他打着离开,后面的事我跟你说一下吧……来水新城算是没了,连那个叫白灵契的可能都没有想到,不是毁在他手里而是你手里……你们离开之后没多久,白灵契的人就杀了朱公子。来水新城里原本的那些修行者,幸存下来的也没几个,最后差不多都被白灵契的人杀了。我们急着追你们,也没有来得及去救人。这个白灵契有足够的野心足够的实力,唯一欠缺的就是经验。但是……我很确定,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他都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强大。”

“有翟松成呢。”

杜瘦瘦道:“这里是青州,翟松成的地盘。白灵契的事会很快被翟松成知道的,两个人不死不休去吧。咱们刚好趁着这个机会,去变成帮老陈把家人救出来。”

安争点了点头:“你把老陈放哪儿了?”

“就在前边不远,拎着他跑都不行,他受不了速度太快带来的压力。”

“那就先去边关救他的家人,然后趁着白灵契和翟松成针锋相对的时候,咱们把九十九处秘境都走一遍。徐负曾经走过的地方,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”

“这个白灵契就是先秦那位绝世强者的后人,想想看,这个世界真挺操蛋的。你说想要灭绝修行者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联盟,那么有可能白灵契的那位老祖宗就在这个联盟之中。他若是有朝一日回来了,看到自己的后人在江湖里活蹦乱跳的,还会想灭绝修行者吗?”

“你想的很多……一个谈山色的本尊咱们就应付不过来了,那个姓白的老祖宗再过来,咱们还不累死。”

四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赶路,找到了老陈后就朝着北边出发。他们是从西边来的,冀州和青州的交界处。而老陈的家人在青州和幽州的交界处,距离此地有万里之遥。不过对于他们来说,万里也算不得什么。普通人一辈子未必有机会到那么远之外的地方去看看,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到。

在青州和幽州交接之地,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大河,叫做赤河。这条河从哪儿发源怕是不好找,毕竟中原太大了。赤河将中原九州分开,最终汇入东海。幽州和青州的分界,就是以这条河来的。河北边就是幽州,南边是青州。那些犯了罪,犯了错的人,一大部分被发配到了青州背部边界做苦役。

幽州苦寒之地,和幽州接壤处也一样。那地方非但寒冷,而且还有很多未知的凶险。被罚去做苦役的人,一百个有九十九个会死在那。其实大家都有些担心却不好对老陈说出来……已经好几年了,可能他的家人已经过世了。

可是,这一趟还是要走的,因为他们给了承诺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往北走的时候,安争心里总觉得会有些非同寻常的事发生,这种感觉十分微妙。